首页娱乐详情

《欢迎光临》:走在钢丝上的艺术冒险

来源网络2022-06-09 18:15:27 快审 421

  《欢迎光临》播完了,“正午阳光金身已破”的声音比电视剧引发的热度更高。观众吐槽电视剧的剧情浮夸,人设乖张,爱情故事脱离现实。确实,该剧一开始给人的感觉确乎如此,但随着剧情的深入,在这些看似明显的问题中也能感受到创作者的某些艺术意图。

  概而言之,《欢迎光临》是一部“别致”的电视剧作品,创作者选择在其中进行了一次颇具难度的艺术冒险。

  双线交叉的故事面貌突破了过于内卷的类型叙事

  《欢迎光临》的主要情节线应该是张光正、王牛郎、陈精典三个北漂底层酒店打工者的奋斗与感情生活。从这个角度看,该剧具有职业剧和都市爱情剧的基本面向,同时也具有底层小人物社会奋斗史的现实基因。如果故事这么发展,将会是一个观众都很熟悉的版本,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做出过《父母爱情》《欢乐颂》等大热剧的正午阳光有能力将这个故事讲得精彩,但很可能不会有惊喜。

  《欢迎光临》的特出之处在于,通过张光正与郑有恩的爱情线,将另一个不被关注的社会人群广场舞阿姨链接进故事中,从而形成了双线交叉的故事面貌。有了广场舞阿姨这条情节线的存在,《欢迎光临》就突破了职业剧和都市爱情剧过于内卷的常态叙事,通过退休老年人和初入职场的年轻人这两个群体的首尾对立叙事,有效扩展了故事的社会容量,也革新了此类作品的精神品质,给了观众新的体味空间。

  以广场舞为依托,电视剧比较深入地讨论了退休后老年人如何追求有意义生活的问题,也充分展开了这一群体所面临的种种生活挑战。柳阿姨早年离婚回上海,前夫去世后才返回北京到女儿身边,却难以与女儿融洽相处;孙阿姨热心要强,儿女不在身边,家里还有一位神智不太清醒的老头;马大姐儿子在外地上班家中没有人,广场舞训练后突然脑梗来不及见到儿子最后一面就撒手人寰……广场舞不仅让他们找到了精神的依托,在准备比赛的过程中也重新获得了意义感和成就感,让老年生活光彩四射,滋味十足。张光正从最先讨厌阿姨们跳广场舞打扰自己补觉,到为了追求爱情加入广场舞队伍,又尽力帮助阿姨们赢得比赛,他不但靠近了爱情,也走进了阿姨们的内心,成为了她们的精神依靠。通过这两条线的交叉,电视剧重点表现了两代人之间在精神和价值观念上的碰撞、交流和理解,形成了一种代际之间的镜像互映。柳阿姨通过自己失败的人生教训获得的经验,不断给张光正以启示和引导,也为观众塑造了一个特别的丈母娘形象。

  不过,在这两条线的捏合衔接上,情节编织的合理性等层面,该剧还存在一些问题,类型期待被打破后未能很好地再建构,呈现出一种有些随心所欲的摇摆,导致观众常常搞不清电视剧的诉求重心究竟是什么。

  与现实来回疏离的爱情童话分裂了观众认同

  在前述的故事内容安排中,张光正和郑有恩之间的非典型爱情是该剧最吸引人眼球,也最受争议的设定。

  北漂打工者与北京大妞,门童和空姐,月薪5千和月薪2万,蜗居阳台和喜欢名牌,是张光正和郑有恩之间的现实,除了容貌还算相称,其余都严重失衡。但张光正因为人群中见了她一眼,就奋不顾身地爱上了有恩,并单纯而坚决地相信,只要我真的喜欢你,没有钱没有房子,我也要追求你。这不是一个灰姑娘故事的男性版,也并非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俗世寓言,在现实生活中似乎没有发生的可能性,它只能是一个爱情童话。然而创作者却偏偏要让童话照进现实,把两种不同世界的逻辑嫁接在一起。所以,当张光正以“非现实”的手段与有恩走到一起之后,故事却开始转向了现实逻辑,原来丝毫不构成障碍的前述两人之间的现实差异突然出现了,收入水平、生活方式、价值观念等各种矛盾开始凸现,相反,此时郑有恩开始以“门童和空姐都是服务行业”的认知引领两人关系的继续发展。这样,整个故事主线就形成了一条童话-现实-童话的逻辑摇摆,造成观众认同的分裂。

  与此相映照的另一重认同裂隙,是张光正与王牛郎、陈精典不同爱情的差异。如果说张光正和郑有恩是爱情童话,那么,王牛郎与九斤姑娘、佟娜娜,陈精典与豆子之间的爱情,就切切实实是人间生活,充满了凡俗的错过与遗憾,相遇与相守,就连陈精典炒股的背后,也有他金融学教育背景的支撑。同租一套房,同在一家酒店当门童,甚至陈精典还有更好的学历和条件,却都无法如张光正一样超脱世俗肆意飞翔追求爱情,这就不得不让观众质疑张光正和郑有恩之间相爱的可信性。

  喜剧色调与价值统一救援了剧情人设的尴尬

  《欢迎光临》虽然在上述两个方面存在问题,但整体上却还没有走向崩盘的结果,始终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感,观众虽然可能不认同有些故事安排,但也没有因此而完全拒绝对故事的追随,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该剧采取了轻喜剧的美学样态,同时也以一种向前向上的价值调和与救援了剧情人设上的尴尬。

  张光正的表面木讷内心坚定与郑有恩的表面豪横内心柔弱形成了颇具喜剧色彩的人设对立。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张光正却首先突破自己向郑有恩发狠表白,郑有恩则不动声色让张光正夜晚在商场“裸奔”狠狠修理了他一顿。在张光正通过广场舞接近柳阿姨从而希望认识郑有恩的心机被识破之后,柳阿姨不但没有怪罪他,反而亲自给他出谋划策追求有恩。这种未来的丈母娘教男生追求女儿的桥段,在现实生活中显然是难以出现的。其它如张光正供奉有恩CT照片,在早餐店狠捏正在喝豆浆的郑有恩的脸等举动也都有违常理。但电视剧用喜剧的表现样态来呈现这些夸张的情节安排,在一定程度上将观众带离了现实逻辑,从而让这种不合常理的情节和人设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谅解。

  人物形象的塑造上,该剧也在价值的统一性基础上体现出了差异性和多样性。所谓价值统一性,一方面是指这部电视剧侧重表现大都市底层打工族人生价值的自我实现。张光正、王牛郎、陈精典、豆子都没有显赫的家庭和教育背景,同在酒店当服务员,也都经过了生活的淬炼,有过迷茫退缩躺平的念头,但最终还是在各自的选择中获得了人生的提升和精神境界的成长。即使是空姐郑有恩和佟娜娜,也跳脱了对这一群体的惯常塑造,尤其是郑有恩,看似有些飞扬跋扈的表面之下,有着对爱情、金钱和世界的清醒认识,殊为难得。价值统一性的另一方面,是指虽然剧中人物众多,也不乏虞鹏、蒋先生这样的生活观念有缺失的次要人物,但总体上,这些人物都保有了积极向上的生活观念。就是虞鹏和蒋先生,剧中也以离婚和孙总监的当面说破对他们所代表的价值立场进行了批评。多样化的人物性格与价值统一性相互补充,就给了该剧看似有些不太合理的剧情和人设提供了一个较为稳定的底层逻辑,也使得整部剧不至于因此而完全坍塌。

  导演和编剧曾说,这部电视剧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现实主义作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创作者的艺术观念是清醒的,他们试图在艺术上进行某种程度的创新,但这种创新由于是在两极之间的捏合转化,难度颇高,有些像一次走钢丝般的艺术冒险。显然,这种创新是近几年正午阳光的一种有意识的探索,从《清平乐》《我是余欢水》到《欢迎光临》,均有所体现。从观众反响来看,这种探索未必都是成功的,这也提醒创作者,电视剧毕竟是大众艺术,创新需要尊重艺术和美学的规律性,用力过猛只会适得其反。

  (作者:张斌 为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教授、副院长)

【编辑:王诗尧】
标签:
随机快审展示 刷新 快审榜
加入快审,优先展示

加入VIP

加入快审获得更多品牌曝光量
快速审核方式: 加入VIP会员 申请快审
X
提交站点
提交文章
提交小程序
提交公众号